二婚不二:二婚不二全文閱讀

【www.xhukeba.com--企業文化建設】

  簡介:她是身世顯赫的凌家大小姐,即使帶著拖油瓶下嫁于他,他也不得表現出任何不滿。他們相敬如賓,直到他的情人挺著肚子找上門……隨著她端莊的面具被步步撕裂,小孩的身世也浮出水面。
  
  1――
  洛椹面上是溫和的男子,鮮少有人看得出他對妻子凌颯姿耿耿于懷。
  她的母親是大學校長,出自書香門第,娘家眾人都是文化圈中赫赫有名的人物。父親是商界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大佬,祖上往上數五代,隨便拉一個出來都是能叫本市抖三抖的名字。
  媒體稱凌家是真正的貴族。所以在凌家人的眼中,剛剛興起的洛氏就跟暴發戶似的。這些洛椹豈能不知道?但他擅于做表面功夫,在外人看來,他和凌颯姿竟是相敬如賓的一對。
  但凌颯姿知道洛椹是個有本事的男人,要不然豈會小三肚子都六個月了,她之前卻一點風聲都沒聽到?
  她知道這個叫萬悠然的女人不簡單,洛椹在外鮮少有花邊新聞,婚后更是小心翼翼,雖然他不曾瞞她,但每次回來的時候必定是洗了澡,清清爽爽沒有一點別的女人的味道。萬悠然膽子也太大了,挺著肚子找上門來也不怕她這個正室下毒手。是啦,虧得媒體一直對外宣稱她是端莊賢淑的貴族女子。
  凌颯姿好茶好水的招待她,上門即是客,不能怠慢了。她出身良好,隨便一個撩頭發、喝咖啡的動作都叫萬悠然心中自愧不如。但小三自有小三的招數,故意挺了挺肚子盈盈一笑道,“我怕姐姐在家中寂寞,特地來陪姐姐說說話?!?
  凌颯姿亦是微微笑,用一種居高臨下、高人一等的姿態看著她,“和我說話的人都是正經姑娘,可沒有哪一位像萬小姐這樣花枝招展的?!?
  她說得越刻薄,萬悠然卻是越高興,“有什么辦法呢?洛椹就喜歡我這樣花枝招展的?!?
  “有辦法的?!绷栾S姿認真地說,“我手邊有個造型師,最拿手的就是正經打扮。要不這樣吧,讓他先給你整成正經模樣陪我說話,等說完了再給你整回不正經去?!?
  她扣了響指,立即有人拎著造型箱過來。萬悠然錯愕地張大嘴巴,一時摸不清凌颯姿唱得是哪出。凌颯姿回頭冷冷吩咐,“替萬小姐修整修整?!?
  造型師從箱子里拿出一個把大剪刀,像恐怖片中的那種。萬悠然驚得推開椅子,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就不怕傷了我和洛椹的孩子?”
  凌颯姿瞇起眼睛,慢慢抿了一口咖啡。
  “你確定是洛椹的孩子?”
  “當然是?!比f悠然捕捉了凌颯姿細微的表情,信心大增,“姐姐,你帶著拖油瓶嫁給洛椹已經夠使他委屈,難道現在忍心見他的親生骨肉不得認祖歸宗?”
  她知道洛椹委屈,坊間傳聞以凌氏的財力根本沒有聯姻的必要,如果不是因為凌颯姿的孩子小水懂事了,吵著要一個爸爸,凌氏也不會把大小姐下嫁洛家。沒錯,就是下嫁,即使她有一個四歲的女兒,嫁給洛椹仍被媒體稱為下嫁。
  故此她在公眾場合都是端莊的大家閨秀。偶爾有媒體拍到他和某個小歌星走得近,逮著她連珠炮地發問。她一般都給他面子,永遠得體地笑,“我相信他?!狈浅D7肚覙藴实幕卮?。
  她和洛椹一開始就分房睡,他要是在外面沒有女人她倒要奇怪了。
  結婚頭幾天,她認床,整夜整夜睡不著,只得趴在露臺上吹海風。沒想到他也睡不著,在隔壁的陽臺上抽煙。索性敞開了心胸徹夜長談了一番,兩個都是明事理的人,很快都明白對方對自己沒有企圖。
  她不愛他,他亦不愛她。這樣的結果對商業聯姻是最好的答案。
  凌颯姿朝萬悠然笑了笑,“那你可知道洛椹結扎了,和任何一個女人都生不出孩子的?!?
  她從小鬼話連篇慣了,說起這樣的謊來面不改色。倒是萬悠然臉色大變,護著肚子搖搖欲墜,仿佛受了天大的打擊。凌颯姿看她的表情,心下有了幾分明了,添油加醋道,“我一直擔心洛椹在外面胡搞留了種對我的孩子不利,所以咯,逼著他結了扎。雖然是斷子絕孫的缺德事,不過我們凌家勢力大,洛椹只得屈服了?!?
  那萬悠然一屁股坐在地上,冷汗直流。
  2――
  這時傭人引著洛椹過來,“少爺回來了?!?
  他是收到消息匆匆趕回來。但見萬悠然如臨大敵般癱在地上,凌颯姿垂目,手持茶盞一下下的滑過杯口。他下意識擋在萬悠然面前,說出的話卻是很有分寸,“颯姿,我先送她回去?!?
  萬悠然的反應是極快的,因造型師的大剪刀還拿在手中,她瑟瑟發抖哭訴,“洛椹,我好心來陪姐姐說話,她卻要叫人戳破我的肚子?!?
  凌颯姿溫和地笑了,抬起頭來不理會萬悠然的誣蔑,“她說有了你的孩子,我瞧著不像,你可別弄錯替別人養了孩子?!?
  作為小水的繼父,洛椹在其他眼中就是替別人養了孩子。凌颯姿的話無疑戳到他的痛處,他眉心一擰,“颯姿,我尊重你,希望你也尊重我。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,我很清楚?!?
  凌颯姿只覺一股怒氣從丹田升起。也許因為他們從來都是好言好語的說話,洛椹對她,從沒說過重話。她咬了咬唇,暗自盤算著要洛椹吃個大虧,他自作自受。
  等他送了萬悠然離開返回,她和他正式開談,大約很少有夫妻面對這種境況如此冷靜。
  凌颯姿不想和他就第三者的問題過多糾纏,只說,“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不管,但我不希望小水多出來歷不明的兄弟姐妹?!?
  洛椹看牢她,想在她的眉宇間看出點怨恨,但她仍然是一臉不甚在乎的面容。他覺得有些累,溫言道,“我依然會將小水當做親生女兒般對待?!?
  “過幾天我會讓小水改姓洛?!笔堑?,她嫁給洛椹,小水姓的依然還是凌,這便是凌颯姿作為凌家大小姐的霸氣。
  洛椹真正動氣了,“你現在當我是乞丐了嗎?以為施舍就能讓我將自己的孩子扼殺?”
  她淡淡道,“我從來沒有將你當成乞丐?!?
  他恨極了她這種任何時候都云淡風輕的姿態,提高聲音,“在你們凌家眼中,所有人都是乞丐。凌颯姿,我不怕告訴你,我不是喜歡萬悠然,我就是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?!?
  結婚這么長時間以來,他們還是頭一次這樣惡行惡跡地吵。這樣的境況真的有違凌颯姿結婚的初衷。
  “洛椹,你會后悔的,你這個……”她不會說臟話,停了停罵道,“你這個小人?!?
  他怔了一怔,忽然想起有一次他問過凌颯姿,“為什么挑我?”
  他不覺這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,但凌颯姿想了很久說,“我覺得你是正人君子?!?
  頭一次有女人用“正人君子”來形容他。結婚之前,他和凌颯姿只見過一面。在一個衣香鬢影的宴會上,象征性的點頭微笑,沒有交集。他記得那天,好幾個女孩子圍著他獻殷勤,不知凌颯姿“正人君子”的評價出自哪里?
  可惜,小人和君子,他一個都不想做。
  3――
  他一直覺得她性子好,不盛氣凌人但自有一股與生俱來的威嚴。有時會點撥他的生意,暗中替他活絡人脈。她雖然沒有提過,但他都是知道的。沒有人知道他其實一直過得很掙扎,作為一個男子,他不屑利用妻子娘家的力量,可是作為一個商人,他知道沾上凌家一點光等于他下幾年的功夫。
  所以他對凌颯姿,有一半的敬重,還有一半的耿耿于懷。有時候連他自己都訝于這種情感的復雜。
  他以為萬悠然的事情處理得很好,他將她安置到了國外,一點風聲沒有漏出去,況且他知道凌颯姿在這種事上不會求助凌家。哦,不是,她不屑將萬悠然當做對手。
  不過這件事到底傳入了凌家。下面的人走了一趟回來忿忿不平說,“前幾天明明說好款子批下來,今天就跟我們打哈哈,推三阻四?!?
  他心中有底,提前下班去早教班接小水。小水雖然不是他的親生骨肉,但和他極其投緣,很快從“叔叔”改口叫“爸爸”,最喜歡騎在他脖子上耀武揚威。也許這便是凌颯姿的初衷,給小水一個正常的家庭。
  至于小水的親生父親,聽說是凌颯姿的初戀情人。洛椹在報紙上見過那個男人的照片,和小水一點都不像,老實說,他覺得配不上凌颯姿。
  他帶著小水在百貨公司買了一個大的毛絨狗狗,晚上給她講《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》的故事,小水聽到一半就睡著了。他和凌颯姿因為在冷戰階段,他一開始講故事她就把眼睛閉上了。他猶豫著要不要喊她回房,湊近了發現她真的睡著了。他覺得好笑,這本童話書還是她買回來的,請他有空講給小水聽。
  公司一直很忙,他頭一次睡前給小水講故事。
  洛椹默默在她身邊站了一會兒,彎腰把她抱回房。她睡覺的時候給人一種稚氣未脫的感覺,比她現在這副端莊清高的模樣好看多了。
  第二天早晨,他看到她在露臺上看海,風很大,吹得她的頭發全都散了開來。她環胸而立,晨曦落在她身上,她的側面隱隱發出光來。他有心打破兩人之間的冷戰,出聲道,“起得這么早?!?
  凌颯姿轉過臉順了順頭發,“今天晚上陪我回一趟凌家,你有時間嗎?”
  他也轉頭去看海潮,“好,我可以空出時間?!?
  沒有想到這么順利,凌颯姿是聰明人,自然知曉他不會無緣無故、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去接小水,還給孩子講睡前故事。他雖然對小水很好,但到底沒有將她當成親生女兒,有些事情還需凌颯姿提醒才會去做。
  洛椹更沒想到的是,經過萬悠然的事情后,她還是不遺余力地幫助他。
  凌颯姿和他在凌家好好演了一場恩愛戲碼。其實都是夫妻間的正常動作,她做起來再自然不過,把葡萄細細地剝了皮送進他口中。倒是他有些不自在,下意識說,“謝謝?!?
  她的指甲保養得很好,晶瑩剔透,濺了淡紫色的汁液,說不出的魅惑。她把頭發夾到耳朵里的時候,他才發現她的耳根子紅彤彤的。他彎腰把小水抱在懷里,凌颯姿說,“別這么慣著她,早教班的老師說她走幾步路就要人抱?!?
  洛椹接得極其順口,“她是我洛椹的女兒,將來出入都是汽車,要走路做什么?”
  一番話說得凌老爺子眉開眼笑。
  結果沒幾天,那筆款子就批了下來。他越發的心中不舒服,早前他娶凌颯姿的時候,不懷好意的人說他是凌颯姿給孩子買的爸爸,他不甚在意。而今仰仗著凌家在商界的勢力,倒有幾分應了那些人的話。
  
  4――
  凌颯姿卻知道父親不好糊弄,她和洛椹夜夜分房而睡,父親不可能不知道。不過她既然肯花心思替洛椹做戲,父親自然便順了她的意。甚至打發了哥哥來勸她說,“洛椹是個有潛力的年輕人,你既然嫁了他,做對真正的夫妻又何妨?難不成你想永遠和他相敬如賓相處下去?要是哪天他真的在外面有了私生子,你就該急了?!?
  他們肯定沒有想到,洛椹已經在外面有了私生子。啊,不對,他以為那是他的孩子。萬悠然肚子里的話孩子以及那個孩子真正的父親,凌颯姿都查得很清楚??墒撬幸稽c小心思,想叫洛椹后悔吃個教訓。
  她從小就任性,打定主意要做的事十頭牛也拉不回來。懷小水的時候醫生就說情況不好,家里都勸她把孩子拿掉,她頂了整個家族的壓力。后來預產期早了一個多月,她不肯剖腹,痛了兩天兩夜,差點母子俱損。
  如果不是念在她在月子間,父親早對她動了家法。她嘴巴緊,一直拖,拖到最后心一橫說,“有本事你們去查啊,我就不告訴你們?!?
  縱然凌家一手遮天,處處有人脈,到底沒將小水的父親找出來。
  颯姿一出神,車子便溜了道,和對面的一輛邁巴赫擦上了,邁巴赫上有三個氣焰囂張的女人,齊齊下車堵颯姿。她也不是好惹的主兒,抄了墨鏡架在鼻梁上,悄無聲息落下車窗。剛剛露出臉來,那三個女人又齊齊驚呼,“凌颯姿!”
  洛椹在開會,接到妻子的電話一時不能消化,“什么?你在哪里?”
  她只得重復了一遍,“警局,我和人打架了,麻煩你過來一趟?!?
  “什么?”洛椹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,求證的聲音大得整個會議室的董事都為之側目。
  他趕到警局,連凌颯姿在內有四個女人,看得出每個人都是大小姐般的人物。其中一位的丈夫還是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。整個警局吵得像鴨子窩,那三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同他一樣無奈地站在邊上,頭痛得揉額角。
  洛椹先以為凌颯姿是和那三個女人有沖突,聽了半晌才發現她是她們的頭兒。
  “你們的防彈衣、辦公桌,還有警車,統統是我們凌氏贊助,你居然敢把我抓過來。她,她,還有她,背景說出來嚇死你們?!?
  她每說一句,大肚子的警長臉色就白一分,一邊擦著冷汗一邊說,“對不起凌小姐,可是你們和人打架――”
  “打架是我們的錯嗎?我們這叫鋤強扶弱、打抱不平?!?
  警長委屈地低聲反駁,“哪里是鋤強扶弱、打抱不平――”
  再度被凌大小姐打斷,“怎么就不是?小三破壞別人家庭,我們將她群毆就是打抱不平。還有,你看她一個人對我們四個人都沒落下風,就知道她有多強了。
  洛椹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,其實他的笑聲很低,警局里又鬧,根本不會有人注意。但凌颯姿不知怎么聽到了,轉過頭來。她的頭發被扯得松松垮垮歪在頸邊,衣服掉了幾個紐扣,不倫不類裹在身上。因她的皮膚好,粉底腮紅什么的基本不用,只化眼妝,這時被汗水氳開,黑乎乎的說不出的狼狽。
  他一直忍著,在車上她恨恨地拿濕巾抹臉,他前功盡棄,趴在方向盤上笑起來。
  她還在試圖挽回頹敗的局面,“我的三個好朋友,約好了去捉奸。人多力量大,我就和她們一起去了。我……”
  洛椹的肩膀沒有停止聳動,凌颯姿忍不住拿手推他,“有這么好笑嗎?”
  他點了一下頭,繼而覺得不能表達此刻心中的感覺,又點了三下,盡量讓自己不失風度,“凌颯姿,我不知道你還有這樣一面?!彼芨吲d,凌颯姿也看出來了,但不知道他為什么這樣高興。
  她掩住臉哀嚎。其實并沒有刻意壓抑本來性格,只是和他這樣的婚姻,持重一些才不會有意外,才不會有什么火花碰撞,才能安安生生過下去。他一直笑,笑得她反倒不知所措,仿佛失去了某種屏障。
  “我去捉奸你高興得超乎我的想象?!彼洳欢”某鲆痪?,聽在洛椹耳中不知怎的有冷嘲熱諷的感覺。
  他止了笑,現在才覺得對他們而言“捉奸”是個敏感的詞語。他道,“我只是高興原來你也有熱血沖動的一面?!?
  凌颯姿暗想這有什么好高興的?回到家,小水見了她的樣子嚇得直哭。好不容易哄得小水睡了覺,她掏出手機給哥哥打電話,想讓他把這件事壓下去。
  洛椹長臂一伸,將她的手機奪了去,他道,“這件事我可以處理,勿需任何事情都求助凌家?!?
  他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,每個電話都打足十分鐘。凌颯姿找到把剪子,慢慢給自己磨指甲。她養了很多年的指甲,在戰斗中毀于一旦,這個時候才有功夫心疼。洛椹打完電話告訴她,“沒事了?!?
  目光落在她的指甲上道,“咦,斷了,以后不好剝葡萄了?!?
  他平常也不是輕佻的人,但這種帶點調笑口吻的話自然而然就說出口了。凌颯姿怔了一怔,耳根子悄悄的紅了。
  為什么有些怦然心動總是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出現呢?
  5――
  接著好幾天,她真的沒有在報紙上看到任何關于她進警局的報導。洛椹處理緊急狀況的手段一點不亞于她的幾個哥哥。她好好地感謝了他一番,是真的拿出了實際行動。
  彼岸的萬悠然生下孩子,她順利拿到那孩子和洛椹的DNA圖表對比,這才將所有資料拿給洛椹看,“我不喜歡欠別人情,你幫我了一次,我自然不能叫你吃啞巴虧?!?
  他將那疊資料一頁頁看過去,臉色越來越晦暗,越來越陰暗。她暗暗心驚,原要安慰他幾句,忽然他冷冷地看過來,“凌颯姿,你早就知道,你偏偏不告訴,你非得等到那個孩子生了出來才告訴我。你是真的不想我吃虧嗎?怕是你算計了就為著看我吃虧的模樣吧!”
  是是是,她從前是那樣想的,可是此刻完全是為他著想的心態。凌颯姿自小眾星拱月,何曾被人這樣冷言冷語,她毫不客氣地說,“是誰信誓旦旦和我說‘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,我很清楚’?洛椹,是你不識好歹,我早就提醒過你了?!?
  “凌颯姿,別說這么冠冕堂皇的話。你要是真心提醒我,為什么不把話說明白了?”
  “下次,下次你和別的女人有了孩子我一定真心提醒你?!彼莺萘滔略?,氣得洛椹摔門而去。
  開始了,先是惡行惡跡的吵架,然后幾天幾夜不回家,接著走上離婚的道路。凌颯姿頭疼不已,恍然指間觸到臉頰,竟然有淚落下。頂著凌家大小姐的頭銜,她的日子其實并沒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好。
  之前是暗流涌動,現在是波濤洶涌了。
  洛椹開了車索性睡到工地上去了。真是奇怪,他生氣居然不是萬悠然的孩子不是他的,而是凌颯姿知情不報!明明結婚時說好井水不犯河水,他怎么會輕易為她動怒?
  大約是遷怒,洛椹恨恨地想。他所有的君子面貌都叫她拆的七零八落。
  他記得在這之前他們有過一段曖昧的時光。有一天晚上他已經進了她的臥室,他和她都洗過澡,散發著同一種沐浴露的香味。她在拉落地窗前的簾子。他在她身后,看到她的寬大的袖子滑到胳膊,露出纖細的手腕,隱隱看得到蜿蜒的經絡。他往前,和她相距不到一厘米,他聞到她身上沐浴露之外的體香,非常誘人。
  他慢慢把頭低下去,凌颯姿閉了眼睛,攥緊窗簾的一角。但這時小水從兒童房跑出來,在門外哭說,“媽媽,小水要和媽媽一起睡?!?
  她靈活地鉆出他的桎梏,抱著小水親吻女兒的臉。最后他給了凌颯姿一個晚安吻,小水拍手道,“爸爸親媽媽,媽媽親小水,小水也要親爸爸?!?
  自欺欺人的幸福。
  第二天,凌颯姿接到工地的電話。洛椹在工地受傷,監察的時候工地出了意外,流了許多血,送到醫院的時候臉色白得像一張紙。
  她抱著小水聽醫生說情況多嚴重,箍得小水皺眉喊,“媽媽,疼?!?
  洛椹失血過多,他的血型是很罕見的MNSSU血型,醫生說血庫缺乏這種稀有血型。凌颯姿問醫生,“我的女兒是MNSSU血型,四歲的孩子可以供血嗎?”
  6――
  他并沒有昏迷徹底,微微開了眼皮,看到凌颯姿高挑的身影,面容焦灼。她的聲音一字一句傳入他的耳中,“我的女兒是MNSSU血型,我的女兒是MNSSU血型……”
  四歲的孩子自然不可以獻血,后來整好醫院有位病人也是這種血型,救了洛椹一命。他昏迷了兩天醒過來,眼眸出奇的盈亮,先是盯著她看,然后盯著小水看,看得凌颯姿心里發虛。
  “小水,你過來?!焙⒆幼叩讲〈策?,他摸了摸小水的小腦袋,目光看向她,“小水今天不用去早教班嗎?”
  凌颯姿說,“別看她年紀小,知道你生病了,她可是天天吵著要來看你?!?
  他嘴角的線條柔軟地彎起,單臂把小水抱到床上,哪知牽到傷口,痛得倒抽涼氣。凌颯姿連忙過來查看,她的脖子彎下去,像一只低下頭的丹頂鶴。他不由扣住她的腕子想要問個究竟,她一驚,“怎么了?”
  “怎么了?”她裝得那樣好,小水如今都四歲了他一直被蒙在鼓里,洛椹一字一句說,“MNSSU是比RH―陽性更稀有的血型,是毫無疑問的遺傳血型。你告訴我,小水怎么會是MNSSR血型?你說?!?
  他目光灼灼,仿佛已經知道了真相。但凌颯姿不到黃河不死心,她堅信自己做得隱秘,于是道,“自然是遺傳的小水父親的。MNSSU血型是稀少,但不代表除了你沒有人擁有這種血型?!?
  他扣住她腕子的手更加用了力氣,“是嗎?不如我來驗驗DNA,看看小水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?”
  凌颯姿的臉色一點點灰敗下去,洛椹知道自己猜對了。四年,直到四年后他才知道自己有個女兒存在于這個世上。
  洛椹不停地叫自己冷靜下來,然而她的那副模樣讓他忍不住想打她一頓,“如果不是小水想要個爸爸,你是不是打算一輩子不讓我見到小水?如果我不同意和你結婚,你是不是去物色其他男人?”
  “你是小水的親生父親,所以是我的第一人選。如果你不同意,我確實打算物色其他人。我是凌氏的大小姐,還擔心嫁不出去嗎?”她退后一步,像個母豹子,“你要是覺得我欺騙了你沒法和我生活下去,大不了我們離婚。全市的男人都以娶凌家小姐為榮,我給小水重新找個爸爸就是?!?
  他忍住想掐死她的沖動,“凌颯姿你敢,你敢帶著我的女兒嫁給別的男人試試看?!?
  “你看我敢不敢?”
  他咬牙切齒,“別逼我和你爭撫養權?!?
  凌颯姿“嗤”了一聲,“你覺得你爭得過我嗎?洛先生!”
  最后三個字簡直擲地有聲,仿佛還帶著某種羞辱。
  洛椹真的要被她氣死了,只覺做過手術的傷口疼痛不已,不停地揉太陽穴。他傷得是腦袋,此時面部猙獰,痛苦不堪。她心下松動,不禁緩了音調問“你沒事吧?要不要叫醫生過來?”
  他疼得擰眉,“只是頭疼,揉一揉就沒事了?!?
  她并了五指替他揉太陽穴。揉了好一會兒,他放松下來,劍拔弩張的氣氛漸漸消散。素來溫和慣了,吵了一架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,他有些疲憊,低聲問,“什么時候讓小水改姓?”
  凌颯姿理直氣壯,“既然你知道萬悠然的孩子不是你的,所以我不打算讓小水跟你姓。她是我凌颯姿的女兒?!?
  “小水也是我的女兒?!?
  “你只是提供了一個精子?!?
  洛椹真的要被她氣死了,他捧住腦袋,“好疼,像有許多蟲子在啃噬?!?
  她手無足措,一邊喊醫生過來一邊道,“改姓的事等你的傷好了我們再從長計議?!?
  
  7――
  凌颯姿第一次見到洛椹的時候只有十七歲,并沒有產生一見鐘情的感覺,只是覺得這個男生好漂亮好紳士,是生寶寶的好基因。她對洛椹動了一點手腳,拿到了他的精子,一直在醫院冷凍著。大學畢業后,談過幾次戀愛,對婚姻沒有憧憬,只單純想要一個孩子,于是洛椹的精子派上了用場。
  這其中的曲折洛椹想破腦袋也是想不到的。
  小水的真實身份曝光后,最高興的莫過于凌家眾人了。只二哥一人,就抵得上三姑六婆無數八卦人才,一直追問她小水是怎么來的。四年前她在倫敦生下小水,四年前洛椹根本沒有去過倫敦。
  她咬緊牙根,一個字都不透露給他們知道。
  洛椹出院后,他們將小水改姓的事情擺到了臺面上,由凌家長輩一起討論?;亓杓抑?,洛椹對他說,“誠然,凌家的勢力很大,但不代表洛家可以任人宰割。小水必須認祖歸宗?!?
  他這么說的時候臉貼了過來,離她不過一寸距離,男性氣息撲在她面上叫她有些慌亂,她只得拿出結婚時的條款,“洛椹,我們結婚的時候說好井水不犯河水?!?
  “你連我的女兒都生了,還好意思跟我講井水不犯河水?!甭彘缀跏呛薜醚腊W癢,“凌颯姿,你最好不要逼我動用非常手段?!?
  她隨手抄了書桌上的筆筒,“我管你什么非常手段?別惹我,你知道我的身后有多大靠山?!?
  “好疼?!彼鋈慌踝∧X袋蹲下去,不住呻吟,“腦袋里有什么蟲子在咬我,好疼?!?
  “這么嚴重?”他的腦袋總是疼得不合時宜,她急忙揉捏他的太陽穴,“洛椹,去醫院看看吧,我看你疼得挺頻繁的?!彼郧奥犪t生說砸到腦袋最麻煩,嚴重的時候引發腦血栓、腦溢血等等后遺癥,不免為他擔心。
  他成功轉移了她的注意力。
  她這廂心急火燎,誰知他驀然站起來,將她往墻壁一推,跟著整個身子壓上來。她驚呼一聲,他的吻已經落下來,將她的聲音吞了下去。
  這個吻的結果是越吻越激情,回凌家遲到了大半個鐘頭。期間她有奮力推開他,但一碰到他,他就喊,“好疼,腦袋好疼?!彼〞r間去想他到底真的還是假的疼,他便趁機上下其手。她沒想到他在這方面這么有天賦,叫她一點沒有招架能力。
  還好家里人都持中立,說尊重她和洛椹的討論結果。其實這話說了跟沒說似的,還是把她和洛椹擺在對立的位置。
  夜里她在電腦前面看連續劇,洛椹哄完了小水進來,她下意識戒備,“你有事嗎?”
  他攤手道,“二哥說房間不夠,我和你睡一間?!?
  說著圈著她的身子要吻她,她臉一沉,“洛椹,我們得談談?!?
  他收起了嬉皮笑臉,獨自坐到床邊。他真是玩弄氣氛的高手耶,凌颯姿感覺主導權又在慢慢流失,她清了清喉嚨道,“我覺得我們還是恢復成以前的狀態比較好。我和你結婚,只是為了給小水一個正常的家庭?!?
  洛椹抬眸,眼神凌厲,“凌颯姿,你是在命令我還是在和我商量?”
  她想說“沒的商量”,被他這樣一瞧只得說,“我在和你商量?!?
  “那你生小水之前有沒有和我商量過?”
  她真討厭他拿這件事堵她,她想要的是一個和平相處的婚姻,不是現在這般時不時就劍拔弩張。她覺得她的頭也開始疼了,“洛椹,我只想給小水一個正常的家庭。我不是在給自己找老公,你明白嗎?”
  他也是耐性盡失,咆哮道,“你以為找個男人結婚就是給小水一個正常的家庭嗎?父母相親相愛,這才是正常的家庭?!?
  凌颯姿沖口道,“我們如何相親相愛?我連懷小水都是找人給你打了麻醉劑,送藥醫院取了精子,后來再悄無聲息將你送回酒會。我們會這般牽連不過是因為我想要一個孩子。我不愛你,你不愛我,我們說好的?!?
  說完她就后悔了。
  8――
  果然見洛椹眼角的肌肉一直抽搐,她毫不懷疑他下一秒撲過來殺了她。
  “哈哈哈,凌家果然是一手遮天,做得滴水不漏。凌颯姿,我真是小看你了,早在那時候你就把我玩弄于股掌中。不愧是凌家的大小姐,想怎樣著就怎么著。你想生孩子就生孩子,你想要小水的親生父親在她身邊就立刻把我弄到了她身邊――”
  他的聲音嘎然而止,“咚”一身倒在地上。
  凌颯姿有了經驗,只在邊上說,“喂,你別又裝舊疾發作,我不會相信的?!钡稍诘厣虾镁枚紱]有動彈一下,仿佛胸口都不在起伏。她終于有些慌了,蹲下去拍他的臉,他還是一動不動,“大哥二哥,快來,洛椹……他……他被我氣死了……”
  他在重癥病房呆了一天一夜,脫離了生命危險。他醒的時候就看到凌颯姿哭得兩個眼睛都腫了起來,頓時什么氣都消了。醫生說他不能收到刺激,不然腦血管容易爆裂,于是不管他說什么,凌颯姿都不敢不答應。
  “不會離婚?”
  “不會?!?
  “我是你的老公,我可以吻你和你睡在一個房間里?”
  “可以?!?
  “小水從此改姓洛?”
  “是?!?
  “不會跟我耍凌大小姐的威風?”
  “不會?!?
  到最后雖然已經咬咬切齒承諾,但到底不敢逆他的意。自和她結婚以來,洛椹沒有哪一天過得這樣舒坦過。
  結局――
  洛椹執意向凌颯姿求一次婚。
  在某個西餐廳內,他彈鋼琴,侍者端了一碟巧克力,一共十個送到凌颯姿面前。他說,“其中一個里面有戒指?!?
  她懶得猜,特別想翻他一個白眼,但這個動作大庭廣眾之下不能做。于是捏了個巧克力掰開,掉下一枚祖母綠的戒指。洛椹笑道,“你的運氣真好?!?
  “好什么?”她又拿起一個掰開,落下一個白金戒指。再掰開一個,里面同樣有戒指。一連十個巧克力都有戒指。
  餐廳有其他客人,氣氛非常微妙。洛椹的臉色由紅變青,由青變白,同時有些搖搖欲墜的姿態。凌颯姿連忙套了一個戒指在無名指上,“呵呵呵,十個太多了,我戴一個就夠了?!?
  洛椹的精神狀態立馬就好了。
  殊不知凌颯姿在肚子里罵娘。她想,總有一天,等洛椹的身子好了,她一定讓他嘗嘗凌家大小姐的厲害。
   ――完――

推薦訪問:二婚不二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xhukeba.com/qiyewenhua/qiyewenhuajianshe/2019/0320/25257.html

  • 相關內容
  • 熱門專題
  • 網站地圖- 手機版
  • Copyright @ www.xhukeba.com 大海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備2021006551號
  • 免責聲明:大海范文網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,并不帶表本站觀點!若侵害了您的利益,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!
国产亚洲欧美成人网站在线观看-日本一级特黄大片l-欧美在线一区二区-欧美激情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